我要啦免费统计 Pearl River Communication

活动消息

深圳特区报访问香港珠江传讯

香港珠江传讯总经理陈少泓:

 

我把办公室迁到深圳
资料显示,深港两地目前约有30%的企业属跨境经营,至少有40万港人在内地长期工作和生活。
香港珠江传讯总经理陈少泓便是长期两地奔波的其中一个。2000年,他离开《信报》,创办自己的公司—珠江传讯。主要业务是为国际优质产品及服务寻找用户,以及为内地的优秀人群物色切合个人需求的服务及产品。自此,与深圳的媒体合作成为陈少泓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珠江传讯成为高交会专刊2002及2003年香港业务总代理。2005年,珠江传讯又与《深圳商报》合办MBA展览及论坛,引进了香港大学以及曼彻斯特大学等近十家国际一流院校。
他深有感触地说,香港回归后,随着深港合作频繁,我自己的脚步也加快了,现在是每个星期最少来一次。因为是深圳给予我个人发展的机会,未来深港融合的趋势,也必深刻影响珠江传讯的发展。我最热切期待的是西部通道在明年通车,数年后再透过广深新高速,形成一个90分钟的港深穗工作生活圈,西部通道必定会将深港融合提高到一个更高更文明的层次。踏入2006年,我干脆就把办公室从香港迁入了深圳福田的国际文化大厦,增聘了人手,并开设国际精品服务网,为国际以及香港的客户提供在内地市场的全方位推广。(本报记者刘秋伟)

 

派港工作人员王子凡:

 

环境好工作起来有劲头
香港回归后不久,王子凡先生就被单位从深圳派到香港,担任一家石化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但他的家还在深圳。在香港工作的这么多年间,他谈了在香港一些见闻。
说起香港的城市管理,王先生赞赏有加。香港的土地面积有限,但规划布局科学合理并以人为本。“我觉得在这方面,在世界上很难找到第二个例子,”他说。他以香港的中环为例。在小小的一方土地上,放置了那么多的建筑物,但又不显得拥挤,其间交通顺畅,道路标识清晰,人行通道上下左右四通八达,令人觉得方便而舒适。他说:“这种设计的科学合理差不多达到最优化了。我觉得内地的城市,在这方面应该多多向香港学习。”他还说,科学合理的城市规划是香港工作效率高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香港城市管理方面的执法情况,王先生也很有感触。香港城市管理一方面人性化很足,但在执法上也毫不含糊。“如对在地铁站里抽烟,那罚起来是真罚。正是由于这种城市管理执法的严肃认真,才使香港在人多车多和外来人口多的情况下,城市面貌依然能够保持高度的整洁有序。”他说,这种洁净让他工作起来劲头倍增。(本报记者吴炎)

 

香港有利集团申振威:

 

完善服务吸引了我
香港上市公司有利集团的执行董事申振威先生,是该集团深圳机构的负责人。他一般每周都要在深圳工作三四天,“我在内地工作15年了,在深圳也差不多10年了。”他说。
申先生认为深圳发展快的动力之一,是这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大家都有一股创业的冲动。他说。申先生喜欢深圳政府部门办事的规范性,称赞政府为企业服务做得非常好。去年他们要开一家新工厂,在市有关部门进行的申报审批过程非常顺畅。之后,到海关申请有关批文的时候,也一路顺风。在采访中,申先生多次用“非常之好,非常顺利”来描述他对深圳政府部门工作的感受。
在过去十年中,申先生深圳的公司由刚开始只生产单一的建筑预制件到现在进行多元化的业务,其中包括开发建筑设计软件。当初有利集团在深圳只有一间公司,而现在其深圳的公司数量是五个。他感叹深圳的人才资源“比香港丰富得多”,需要什么样的专业人才都能比较容易地请到。他还说深圳的企业配套设施比较完善,需要什么样的产品配件,在一两个小时的车程范围内都能买到。(本报记者吴炎)

 

香港商报记者罗兴辉:

 

处处都能听到普通话
“香港回归九年,变化最大的其中之一就是,港人对国家的认同感和中国人的身份意识增强了。”《香港商报》编委、主笔罗兴辉对香港回归的变迁,有其真切的感受。
谈起这九年来的变化,罗兴辉深有体会:“我自己的观察是,除了听不到来自遥远英伦的碧眼高鼻港督每年的施政演说,看不到政府建筑前的米字旗和‘英皇御准’的招牌等之外,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一切都没变。‘舞照跳,马照跑,股照炒’;法官和大律师的年会仍然戴着那套夸张的假头套;议会中依然火花四溅;我们的新闻同行还是和过去一样‘搏’,街边报摊上摆放的报纸杂志依然是五花八门;传媒还是和过去一样,三天两头有游行请愿的新闻要采访……
“但是,港人对国家的认同感和中国人的身份意识增强了。有调查显示,港人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度越来越高。过去在电视台新闻节目前播一段国歌,有人还大加反对,指是‘洗脑’,现在有大型聚会,唱国歌已是最常不过的事情了。上届世界杯足球赛中巴大战时,香港大球场数万球迷自发齐唱义勇军进行曲一幕,至今还令人荡气回肠。
“你可能不信,港人过去似乎在潜意识中就自外于国家,这从‘大陆’这一称呼上都看得出来。谈及与内地关系,传媒多数称‘中港关系’。慢慢地,‘内地’的称呼已经普及,一些高官的口中也开始出现‘我国’这样的讲法了,这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
“讲普通话也是一个大变化。曾荫权特首过去的普通话麻麻,最近在内地城市穿梭访问时,同行还笑他普通话已经带点‘北京味’了。过去市民讲话,有意无意之间要夹杂一两句英语,现在流行的穿插两句普通话,不然就有些老土,‘Out’了。至于搞服务行业的,比如零售酒店旅游等等,讲普通话更是基本功。不会讲的话,恐怕饭碗都难保。”(本报记者刘秋伟)